成都商報記者 王冕
  為何取消餐盤?
  一是不安全
  二是鍛煉孩子
  “不鏽鋼餐盤很重,又很淺,很多娃娃力氣小,端的過程中難免會灑些湯湯水水出來,踩到後容易滑倒。”張家巷小學副校長董世娟說,學校因此動了取消不鏽鋼餐盤的心思,並得到許多家長支持。從2010年起,該校學生都自帶飯盒到校。她說,當時,學校還有另一個考慮,“讓學生每天晚上記得把飯盒放進書包,吃完後自己清洗,可以鍛煉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。”
  近年,龍王廟正街小學、和平街小學、沙河堡小學等小學也都陸續取消了統一使用不鏽鋼餐盤,改讓學生自帶飯盒,原因和張家巷小學如出一轍。
  金牛區督學戴德成最近在督導視察學校時,發現了一件讓他感慨的事:該區張家巷小學學生中午用餐,沒有使用常見的不鏽鋼餐盤,學生全部自帶飯盒。問校長原因,校長說,他們要求學生每天把飯盒帶回家清洗,並記得第二天將乾凈飯盒帶回學校,以此培養學生自理能力。
  成都商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除張家巷小學外,成都不少小學都已將不繡鋼餐盤“下架”,轉而讓學生自帶飯盒,原因和張家巷小學如出一轍。但學生真如學校所期望的那樣,回家後自己把飯盒洗了麽?記者發現,不少家長都主動“代勞”了。對此,學校呼籲,希望家長配合學校,儘量讓孩子完成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  一種改變:
  多所小學取消餐盤
  讓孩子自帶飯盒 還要記得清洗
  追溯不鏽鋼餐盤在成都中小學的歷史,可稱得上久遠。“從中小學為學生提供午餐開始就有了。”張家巷小學副校長董世娟對記者說,當初許多學校都喜歡採用不鏽鋼餐盤,因為方便統一管理。但使用了一段時間後,學校逐漸發現,看似方便的餐盤存在著問題。
  董世娟說,小學規模較小,少有專門的食堂,學生都是用餐盤將食物端到教室進餐。“不鏽鋼餐盤很重,又很淺,很多娃娃力氣小,端的過程中難免會灑些湯湯水水出來,踩到後容易滑倒。”她說,當時學校就動了取消不鏽鋼餐盤的心思,也征求了許多家長的意見,“家長都很支持”。
  從2010年起,張家巷小學全校學生都自帶飯盒到校。董世娟告訴記者,當時學校還有另一個考慮。“讓學生每天晚上記得把飯盒放進書包,吃完後自己清洗,可以鍛煉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。”
  成都商報記者調查發現,近年,龍王廟正街小學、和平街小學、沙河堡小學等小學也都陸續取消了統一使用不鏽鋼餐盤,改讓學生自帶飯盒,原因和張家巷小學如出一轍。
  學校調查:
  低年級孩子飯盒
  大部分由家長幫忙洗
  “剛開始自帶飯盒時,不少學生不習慣,經常忘了把飯盒帶回家或者帶到學校。”龍王廟正街小學德育處負責人奚老師告訴記者。對這類學生,學校會將不鏽鋼餐盤借給他們使用。“但每次借用要登記,要納入學生個人和班級考評。”奚老師說,納入考評後,學生自覺性要高出許多。“現在忘帶飯盒的情況少多了,可以說基本沒有了。”
  飯盒記得帶了,又有多少小學生在自己洗飯盒呢?張家巷小學在學校低中高段各一個班級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:2年級3班48人中,自己洗飯盒的學生11人,父母幫忙洗的37人,占77%;4年級2班46人中,自己洗飯盒的34人,父母幫忙12人,占26%;6年級1班44人,自己洗飯盒的30人,父母幫忙洗的14人,占31.8%。
  低年級孩子的飯盒多由父母代勞幫著洗,對此董世娟並不意外,“畢竟年齡太小”。但在中高年級段,她則呼籲家長配合學校教育,多給學生鍛煉機會。
  如果娃娃回家洗碗,容易遭家長代勞,學校是否能提供洗碗布、洗潔精等洗滌用品,讓學生在校完成這項任務。董世娟表示存在一定困難。“學校每層樓一般是3個水龍頭。如果全校800多學生在學校洗碗,就會排長隊,耽誤了娃娃午休,影響下午正常上課。”
  為何幫孩子洗
  家長們這樣說———
  “也不是經常幫他洗。”二年級學生周陳權的媽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,“有時他在寫作業,我們正在煮飯弄菜,就順手給他洗了,不是刻意的。”
  “洗是他洗,但我幫他沖。因為要用到洗潔精,怕娃娃沖不乾凈,吃了不健康。”一位四年級學生媽媽說,她只幫兒子完成後半段的清洗工作。
  一位身為老師的媽媽則告訴記者,為了鍛煉孩子,即便看到孩子沒把飯盒洗乾凈,她也不會上前接手。“等娃娃睡覺後,我再悄悄去加個工”。  (原標題:成都多所小學取消餐盤鼓勵學生自理自帶飯盒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f02bfsont 的頭像
bf02bfsont

旅行社

bf02bfso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